您的位置: 长春信息港 > 娱乐

专栏作家胭脂泪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5:55:34

一  夜深了,泼墨般掩盖了这世界的万紫千红,一阵清风更将秋寒吹得淋漓尽致。  午夜,零零落落的下起了冷雨,雨滴在颓败的黄菊上,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冷的香。  七夕站在窗前,捻了一滴雨水,指尖缓缓升起一股青烟,雨水随即消失。  今夜是个美好的夜晚,至少七夕这样想,稍后这湿湿的空气中若再加上些甜涩的血腥味,那就更完美了。  如往常一般,七夕一袭娇红的长裙,眼角一颗魅红的朱砂痣。今日的目标是一李姓师爷,七夕不管他是何人,亦不管他与主家有何矛盾。她只道拿人钱财,为人消灾罢了。  根据主家所给的情报,不出半个时辰,七夕就找到了那李姓师爷。  透过窗看到房内一个胖子一手抱住一女子,一手抓着一只鸡。七夕心里冷笑道,这次又没意思了。她索性直接推门而入。  那男子正在兴头上,见有人推门而入,不禁一惊。正要怒叱时,却见一红衣女子,手持凤羽扇,似笑非笑的站在眼前。男子不由一愣,眼前这女子双眼似含桃花——妖惑人心,却又似雪中傲梅,拒人千里之外,红唇紧抿,却似乎已动,口吐清香。  那李姓师爷何曾见过这样的女子,忙推开怀中的女子,问道:“姑娘芳名?”  七夕不语,紧抿的双唇向上微翘,凤羽扇轻摇。一发丝针便向那师爷径直飞去,悄无声息,却又势不可挡,就在那丝针要刺入男子咽喉之际,刚被师爷推开的女子竟用衣袖把丝针挡了去。  七夕见此,神色不由一凛,竟没发现她是个高手。纵身跃起,凤羽扇一摆,数百细针泛着阴冷的光向那女子飞去。  那女子竟也不慌,一跃闪开,摸向腰间,只见随手抽出一物,飞身向七夕袭来。  这时七夕才看清,那女子手中竟是一束身软剑。七夕心想越来越好玩了,却并不出手,只是躲着那女子的软剑。  七夕笑道:“姑娘,你为何护他?跟我走如何?”那神情像个痞子调戏良家。  那女子不答话,只是下手更狠更快。七夕在空中翻跃着:“哈哈,更好玩了。”可那女子招招杀招,而七夕只是上跳下窜地躲着。  这时,那师爷竟想趁乱逃脱。七夕边躲着女子的剑,边飞向那师爷,一个飞身俯冲,用扇柄点住他的穴道。就这一瞬间,忽觉一股寒意袭来。  正是那女子的软剑,如蛇一样阴冷地向七夕游来。就在此时,七夕袖中飞出一白练,白练如电,缠绕软剑疾速而上,击向那女子胸口。那女子闷哼一声,剑落倒地。  七夕翻转飘落,落在女子身旁,问道:“你是谁,为何护他?”  女子的表情现出几丝痛苦,却冷冷道:“受人之托罢了,技不如人,悉听尊便!”  七夕哦了一声,突然向那师爷的脖子扇柄一划,随着“砰”地一声,那师爷便倒地而死。  “现在他死了,你怎么办?”  那女子的脸色早已青紫,咬牙吃力地说:“悉听尊便……”  “哈哈,好个悉听尊便!那我,就放了你吧。”  女子一愣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  “怎么,不相信?”七夕指了指自己眼角的朱砂痣,“当然,你回去后必须给你授命的人说,是我杀了他。他若不满,大可来找我。近我可没意思了。”  女子盯着七夕眼角的朱砂痣,惊呼:“你,你是胭脂泪!”  七夕不理她,扔给她一个药丸,便纵身一飘,闪进了夜幕。  女子愣了愣,好快的身法,纵是公子,也不过如此吧。  女子服下那个药丸,一个时辰后,便无大碍。女子忙在师爷身上翻了翻,找到一张羊皮卷,随即亦飞向了夜幕。    二  “怎么样?”  一笼青纱后,一男子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,淡淡地问道。  女子颔首道:“那师爷死了,但我拿到了羊皮卷。”  男子轻抿白玉杯里的美酒,只见青纱微涌,女子手中的羊皮卷已到了男子手中。  “胭脂泪杀了他。”女子接着说。  青纱后的男子轻轻放下白玉杯,饱含深意地问道:“她,为何放了你?”  女子仍是低着头,淡淡地说道:“属下不明,望公子明示。”  男子定定地看着女子,片刻后,挥了挥手让女子下去。 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公子,退出。  青纱微动,男子低下眉首,轻掩黑眸。  片刻后,男子起身走向窗台,道:“沐风,你怎么看这件事?”  话落,从房间角落的黑暗处现出一人,那人如空气般让人忽略,而正是这让他成为一名出色的暗影。  沐风对男子行了一礼,道:“公子心中已有定数,又何须问沐风。”  男子转过身来,夜色在他的背后,被他的冷漠渲染的更加淋漓尽致。  沐风看到眼前如冰样的男子,不禁嘴角轻扬,向一旁走去。沐风坐下,手拿一白子,放在棋盘上。  男子见此并不显不悦,也坐下,下一黑子。二人不语,下起棋来。  两个侍奉的小厮,一人拿萧,一人拿瑟,在房间的另一边萧瑟合奏。  近江湖上出现了两个神秘人物。其中之一就是那胭脂泪,传言此女子随性而为,风华绝世。另一位就是公子青城,传言他有倾城仪容,冷血无情。二人皆是武林的异类。  青纱后的这位公子正是青城。  二人黑白子各半,沐风笑道:“公子,你说天下成何形势?”  公子青城看着沐风不语,下一黑子,吃掉一片白子。沐风看到更是大笑,清秀的五官在灯火的斑斓中,更显得犹沐春风的感觉。  “眼前天下大势正如这黑白之势,”公子青城说道,“玉家如黑子,林家如白子,起初实力相当,但现在却……”  沐风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公子有何想法?”  青城不语,用手指沾酒在棋盘上写下一字:谋。  沐风见此哈哈大笑,向青城行一礼道:“沐风定助公子完成心愿!”  青城不语,黑眸暗涌。    三  七夕一路飞去,一路狂笑高歌。江湖中人谁不知胭脂泪张扬,谁不知胭脂泪怪诞。七夕在夜色中飘飞着,像一只夜色中的精灵吸取着夜色中的阴凉湿冷的空气。  直到一个大院旁,七夕才安静下来。七夕蹑手蹑脚地回到屋中,见红吟这丫头睡得那么死,忙洗了洗脸,把那一袭红衣脱掉,塞在了床底下,躺在床上便睡了。  雨后的清晨真是说不出的凉爽啊。七夕身穿鹅黄长裙,只把头顶的头发盘起来戴了一支珠花,其余的头发都随意地搭在身上。  打开房门深吸一口气,七夕伸个懒腰,喊道:“红吟,快起来啊,太阳都照屁股啦。”  初升的太阳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,照在七夕身上,给七夕渡上了一层光芒。七夕爽朗天真地笑着,任谁也不会把她和那个冷艳无双的胭脂泪联系起来。  七夕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真把这个丫头给宠坏了。“  这时林叔过来,向七夕行了个礼,说:“小姐,该用早膳了。”  林叔低着头从小姐身旁走过,暗道:“近日就不要再化身出去了。”  七夕对着林叔点了点头。  整个林家只有林叔知道七夕的另一个身份。七夕不知道林叔以前是干什么的,七夕小的时候林叔便已在林家,并偷教七夕武功。七夕对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又敬又怕。所以,七夕对林叔向来言听计从。  用过了餐,七夕和自己美貌的娘亲撒了一会儿娇,母亲乏了,自己便无趣地向她的拾夕苑走去。  “真是无趣啊,如果是个男的,还能调戏调戏红吟那丫头,可自己偏偏是个女的。”七夕想到这就懊恼,“还好自己还能化身胭脂泪出去玩玩,但现在可惨,林叔近不让出去。”  七夕想着想着便走到了拾夕苑,七夕边走边踢着脚下的碎石,前方繁花拥簇中,隐隐约约有两个人。  一看那一袭粉衣和苍白的双颊就知是红吟那丫头,而另一人却背对七夕,一身天青色长衫,黑发随风而舞。  “一切都做好了吗?”  七夕隐约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,却是十分陌生。  “是的,主人。”正是七夕所熟悉的红吟的声音。  “主人?”七夕想着,突然发现此刻红吟的声音似乎与平常不同,然而却好像又似曾相识。  “呵呵,好啊,美人真乖……”    四  七夕正想着,忽然听到那男子温柔的声音传来。只见男子说着,身子飘然一转,搂住红吟的蛮腰。只听红吟“啊”的一声娇喘,接着便听到男子更加温柔的声音:“事成之后,我会好好补偿你的……”男子说着,右手用力一揽,竟低头吻住了红吟的唇。红吟颤抖了一下,身子顿时酥软如水一般。  三丈之外,饶是如此,七夕也不禁面红耳赤,心中一颤:“好你个丫头,居然……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!”  七夕想着,想要离开,可双脚却似无法动弹,猛然起身,不觉身子一摇,碰动了身边的一丛兰花。  习武之人的感官,是何等敏锐,尤其是内功高强之人,三丈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,尽在感知之内。只听那俊俏的青衣男子一声:“不好!”随即左手一挥,一掌飘然而出,看似柔弱的掌风携着凛烈的内力向七夕打去。  七夕心知自己已被发现,赶紧随手一弹,飞出一针。可当弹出飞针的那一瞬间,她才感觉事情远非她想的那么简单,那男子的掌势,显然是要置人于死地。  “可是为什么呢?”七夕百思不得其解,“就算是丫环与人偷情,如今世风如此,也属正常,就算发现也不至于啊?”  七夕想着,但是也不敢怠慢,赶紧内力驱使,也拍出一掌。后掌推前针,顿时让那俊俏男子大吃一惊,赶紧揽着红吟,身子一飘躲过了那内力不可小觑的一针一掌。  “她就是林家大小姐。”红吟低身对那男子说。  七夕趁此机会赶紧逃开。  那男子听后,眼睛一亮,然后神秘一笑,却仍是那样温柔迷人。  “我决定计划提前,现在你立即去通知沐风启动各项计划。”  “是!”红吟回道,神色却有些担忧。  “怎么?放心吧,美人,得到林家大小姐后,我也不会忘记你的,哈哈……”  这青衣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如今武林天下两大家族中的林家少公子青城。  “不是,主人……”  “好了!就你们那点儿心思,我还不懂?赶紧去吧,美人,乖。”  “真没看出来,红吟这个小丫头平常看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,居然藏着这么一位大帅哥,嘿嘿……”  七夕边走边想着: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可恨的是还藏着,不拿出来分享分享,呵呵……  七夕想着,踮起脚尖向前跳了一下,纤手一拈,扯下一串枝叶,在手中摇来晃去地向前跳着  “大……大……大小姐……”  一个小斯惊恐地叫着,向七夕跑来,只见他满身是血,待他跑到七夕身边时,已几乎连滚带爬了。    五  “大小姐……快……快逃……吧……”小斯拼尽一口气说完,便倒在了地上。  “喂,怎么回事啊?”七夕看这情形也吓了一跳,拼命摇着倒在地上的小斯,想知道究竟。就在这时,七夕忽然感觉不对……  “林小姐。”  七夕起身,转首一看,原来又是那位青衣男子。  “这厢有礼了。”青衣男子面带微笑,向七夕捉了一揖。  “呵呵,这位公子可真逗,拐了我们家丫头,还不知足?”七夕掩口失笑,“还整得跟唱戏似的,可是本姑娘不跟你玩了,快滚吧。”  “唉,小姐别走嘛。”  七夕正要转身离开,男子的话音刚落,她忽然感觉身子一颤,青衣男子竟然把她一把抱了起来。  惊恐的七夕在凌空悬起的一瞬间,心知这么快的速度,男子一定用了上乘的轻功,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用这种武功压人的卑鄙手段欺负了多少姑娘。  七夕想着,内力运转,身子一转,整个人竞从那男子怀中凌空飞悬而起。  青衣男子只感觉环抱的双手,忽然被一股柔中带刚的力道旋得几乎跌倒。可这一切竞只发生在轻描淡写之中,再看那空中的七夕神态自若,缓缓而落,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  七夕再次起步,谁知那青衣男子又飞身而来,拦在前面。  “烦不啊!”七夕心中骂道,随即手指一弹,如丝似雨锈花针连射两针。  青衣男子在空中正要落地,忽感觉面前一股凛烈的气流呼啸而来,心中一惊,赶紧旋转身子。“嗖嗖”两声而过,青衣男子连续两个后空翻。而后,竞在七夕面前落定,两根锈花针居然牢牢地被他夹在指间。  七夕看此情景,心中莫名燃起一股无名火,杏眼圆睁,狠狠瞪着眼前的青衣男子。  此刻,青衣男子也惊诧不已,这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谁?怎么有这么深的内力?没想到这林家还有这等高手!  七夕又要起步,青衣男子也正要上前。忽听七夕嗔道:“好不要脸!”  “哼!”青衣男子剑眉一凛,也冷声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,本公子就是玉家少公子青城。”  “呵呵,”七夕轻蔑道,“我管你什么家的阿猫阿狗!姑奶奶我不感兴趣,你能怎么着?”  “哈哈……”青衣男子笑着,不屑一顾,不可一世,“不识抬举的丫头,等会儿我看你怎么撒娇!”  这时,只见林家前院忽然浓烟滚滚,哭喊声,打斗声不断传来。七夕赶紧凌空飞起,只见前院之中大批的黑衣人,身手敏捷,正大肆破坏着,家族中的弟子正浴血奋战。  这时,只听一声响哨在空中暴响。  七夕低首一看,竟出自那位青衣男子,接着只见后山丛林中突然杀出一群黑衣人,看那身手,也非同小可,正向山庄包围而来。 共 1263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原发性早泄那些方式能够缓解
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
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