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长春信息港 > 娱乐

颁禁猪令纯属打懒条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52:08

  颁“禁猪令”纯属打懒条

  东莞2009年起全市禁止养猪大多数社会舆论表示质疑  广东省东莞市政府近日通过发布信息的方式宣布:2009年起全市范围内禁止养猪。在猪肉价格大幅上涨对群众生活造成明显影响的大环境下,“禁猪令”不仅引起养猪户的不满,也引发了一场“城市化地区该不该养猪”的争论。  政府:“禁猪令”合情合理  东莞市副市长梁国英说,大量、分散、简陋的畜禽养殖场,严重污染地表水源、污染空气环境。另一方面,东莞仅2465平方公里的土地,聚集了1000多万城市人口,保留大量的养殖基地会占用宝贵的土地资源。与此同时,东莞市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,不养猪既可节约土地,又可减轻当地环境污染的治理难度。梁国英说,“禁猪令”是东莞市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策,暂时不会改变,并且还会由禁养生猪扩大到禁养家禽等,但政府会进一步做好相关配套工作,确保猪肉供应,并对猪农进行妥善安置。  养猪者:“我们的出路何在?”  十年前,当台商苏庆源举家在东莞一处荒郊野岭安营扎寨创办旺旺猪场时,他就曾预测到,猪场终有一天会被高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逼退,因为在台北,他一直从事这个养猪老本行就已面临这个境遇。苏庆源理解政府的决策,但他也很无奈。东莞市其他一些养猪户,对政府设立的“禁猪”大限无法接受:“为什么都要吃猪肉却不让养猪,政府在制订这项政策时有没有考虑到养猪户的利益?我们的出路何在?”他们还指出,政府在养殖、治污方面从来没有过任何指导性的意见。  舆论:政府应多些理性决策  大多数社会舆论对东莞“禁猪令”表示质疑。许多民认为,法律并没有对百姓的养猪行为进行限定,完全可以通过提高准入门槛确保养猪场不污染。养猪业并非东莞污染严重的行业,事实上,不少养猪场搬迁之后原址建造了污染严重得多的工业企业。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丁力教授指出,“禁猪令”剥夺了农民选择养殖生猪的权利,一刀切的“禁猪令”更是“懒汉政府”的做派。养猪业完全可以在政府的指导下,实现“有限有保”,限制分散、传统、小型的养殖,而扶持集中、规模化、现代化的养殖,从而便可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。据新华社  明言快语  简单化的“禁猪令”要不得  广东省东莞市以经济发达闻名遐迩,但要说发达到了必须禁止养猪的地步,则未免有些夸张。东莞市的“禁猪令”让人难以理解。  生猪的确有污染排放;东莞寸土寸金,稀缺的土地用来养猪的确不如用来搞工业、搞房地产划算。但东莞市因此而禁止养猪,于法无据、于理不通。我国法律规定,“禁养区”内不能建设畜禽养殖场,东莞市尚有30%的区域不属于“禁养区”,在这些地方办养猪场有何不可?东莞的“禁猪令”显然违背了“法无明文规定不可行”的公权运行规则,违背了《行政许可法》的相关规定。况且,国务院明确要求:各城市要在郊区县建立大型生猪养殖场;任何地方不得以新农村建设或整治环境为由禁止和限制生猪饲养。  猪肉价格持续上涨,举国上下都在思考如何“挺猪”,东莞虽不是产猪大户,也不该不顾公众需求。对待猪,除了禁养,应该还有其他办法。“一刀切”式地一概禁养,既不符合法治政府的行政准则,也不符合猪肉价格上涨中群众需求的实际。即使将来东莞发达到确需将养猪业整体“外包”出去了,政府也应当依法行政,避免损害群众利益。简单化的行政手段不能再用了。据新华社  历史资料  明武宗的“禁猪令”  1519年,明武宗朱厚照下令禁止民间养猪,理由主要是:“猪”与皇帝姓氏“朱”同音,皇帝本人正好属猪。很快,这一禁令使明朝的家猪险些断了香火。不过,这个荒唐帝王并非完全听不进群臣们的良言相劝,很快便废除了这道令人哭笑不得的“禁猪令”。据新京报资讯录入:yz88yz88

劳动纠纷
广安律师事务所收费
民生教育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