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长春信息港 > 教育

玄帝归来 第125章 蛮有味道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53:18

玄帝归来 第125章 蛮有味道

闻言,林玄心中一股杀机闪过,转瞬消失不见。

宋家老大莫名感到一股寒意,不禁打了个寒颤,仿佛被什么猛兽盯上,不由得退了半步。

可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,旋即消失,他顿时有些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恼怒,又故意上前一步,冷哼了一声,心想:

“不过就是一个会点武术的小子,又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这时,又从后面挤进来一个头上简陋贴着纱布的青年,指着林玄,道:“赵叔叔,就是他,他刚才还想杀我,要不是我跑的快,说不定就遭了他的毒手了。”

赵天勇心中也是一阵的后怕,本来他今天值班,当听到宋老爷子家闯进来一个歹徒,一个激灵,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赶紧带人跑了过来。

宋老爷子是什么人物,那可是现在为数不多在世的开国将军,曾经更是身居中枢,虽然现在退下来了,但门生故吏遍布军中,影响力巨大,哪怕中枢首长也不敢小觑,每年都要来拜访。

老爷子要是出了点什么事?

他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,

别说他了,恐怕厅长也得下台。

想想都后怕啊,他此时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。

看着林玄手中闪着寒光的银针,他眼皮猛地一跳,带着威严的声音,大喝一声:“你对宋老做了什么?”

林玄看了看手中的银针,笑了笑,顺手放进了针袋里,道:“当然是治病了。”

宋小光恶狠狠盯着林玄,咬着牙,道:“赵叔叔,别听他瞎说

玄帝归来  第125章 蛮有味道

,他会治病吗?更别说你见过有闯到人家里,非要治病的医生吗?”

赵天勇点了点头,眼睛如鹰般锐利,就好像盯着猎物,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反抗,先跟我们回去调查,如果要是真的如你所说,我们自然会放你离开。”

他这一番话不过就是缓兵之计罢了,为的就是怕林玄情绪激动之下,伤了宋老爷子。

这次的事故肯定要人负责,除了林玄,还有更好的人吗?

先把这个暴徒安抚住,等到了他手里,有的是办法整治,不怕林玄不认罪。

林玄微微一笑,道:“好啊,那我就跟你们回去调查,相信赵处长能还我清白。”

赵天勇松了一口气,连忙点头,道:“我一定会调查清楚,你放心,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“师傅,你不能跟他们走?”宋佳宁从人群里挤了出来,一脸焦急的说道。

“佳宁,你干什么,快出去。”宋家老大呵斥道。

宋佳宁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师傅被警卫处给带走,带着哀求道:“大伯,师傅明明就是来给爷爷治病的,你就放过我师傅吧。”

“胡说,老三,快把你家佳宁带出去,别让她在这捣乱。”

宋岳庭叹了口气,道:“佳宁,你先出去,这里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。”

那个头上有伤的年轻人,道:“佳宁,你为什么要护着一个外人,你没见你哥都差点被他打死吗?要我说,这种人就该枪毙。”

宋佳宁看着眼前的众人,一个个非要致自己师傅于死地,不就是因为那件事,你们至于吗?

此时连父亲都不帮自己,宋佳宁不知道可以求助谁?

这时候赵天勇倒摸不着头脑了,这是什么情况。

林玄见到宋佳宁如此模样,心底的那股杀意旋即没了踪影,他叹了口气,道:“好了,佳宁,你不用担心我,我去去就回,记得照顾好你爷爷。”

宋佳宁无奈的跺了跺脚。

赵天勇朝旁边的的全副武装的警卫使了个眼色,那人心领神会,起身,把枪跨在身上,从腰后掏出了一副手铐,朝林玄走去,眼神中还带有一丝防范之色。

一副闪着银光的手铐朝林玄手腕上铐去,却被林玄轻松躲过。

他脸色平淡,道:“这就不用了吧?”

那个警卫顿时恼怒了起来,一双大手朝林玄手腕握去,另一只手上的手铐也准备好了。

“少废话!”

下一刻,直觉自己眼前一花,手里的手铐已消失不见,抬头一看,竟跑到了林玄手中,就在他要发怒的时候,却见到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只见那副手铐被林玄轻轻一握,像面团一样,被他握成一团。

林玄呵呵一笑,把这铁块丢在了警卫手里。

警卫惊呆了,张大了嘴巴,一脸的难以置信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门口的众人更是目瞪口呆,顿时后怕了起来,他们这才明白了,林玄刚才是留手了,要不然轻轻一捏,他们的骨头可没这手铐硬。

赵天勇更是眼皮一跳,顿时觉得这件事棘手了起来,看到林玄把手铐捏成一团,就知道这位肯定是为武者。

凡是涉及到武者的事,全都归国安下面的武者协会管,他们省厅根本没资格插手。

而且刚才宋佳宁开口,可以想到这里面的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,说不定还有什么隐情。

他打量了林玄一眼,犹豫了一下,道:“不用带手铐了,快走吧。”

林玄这才朝外走去,那些手里持枪的警卫把他围在中间,防范林玄。

围在门口的宋家人赶紧散开,毕竟刚才林玄那一手给他们造成了深刻的阴影。

林玄却没有在意,只是在宋佳宁身边停了一下,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林玄上了一辆押送车,不知被带去哪。

林玄一走,宋家的人才想起旁边的胡适之,连忙问候了几句。

胡适之此时哪还有心情跟他们寒暄,另外宋家得罪了一位武道宗师,估计也蹦跶不了几天了。

在武道界,有一句话流传很广。

“宗师不可辱,辱之必死!”

更何况人家还是给你家老爷子治病的,你们不感谢就罢了,竟然还把人家给抓起来了。

这不是找死吗?

胡适之带着自家孙女赶紧告辞了。

宋家人还以为宋老爷子真的不行了,一个个失魂落魄的,只有一两个小辈把胡适之送到了门口。

一上车,胡适之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一个小玉盒,小心翼翼打开,只见里面放了半枚丹药,就好像血色玛瑙一般,晶莹剔透。

他的一双眼睛透露过一丝贪婪。

胡瑶把白大褂脱掉,露出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,一张不施粉黛,却冷艳异常的脸蛋,她丰满性感的双唇一张,道:“爷爷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胡适之爱不释手道:“这可是好东西啊。“

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上又浮现出一丝遗憾,道:“可惜……不是我的。”

胡瑶换了一个话题,津津有味道:“今天在宋家的发生的事真是太精彩了,简直是一波三折,对了爷爷,那个人进去以后没伤着你吧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,要不然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小子。”

胡适之好像了听了什么笑话一样,笑道:“你还差的远呢。”

“对了,我得赶紧给姚厅长打个,让他千万不要惹怒那个年轻人,要不然恐怕就要出大麻烦了。”

胡瑶像个小女生一样,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,道:“切,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胡适之道:“你不是说要见见武道宗师长什么样吗?刚才你已经见过了。”

胡瑶张大了嘴巴,诧异道:“你不会说的是那个硬闯宋家的那小子吧?”

“不可能吧,那也太年轻了,你不是说宗师都是老头子的吗?”

“你爷爷我这双眼什么时候看错过人,你现在应该庆幸刚才人家没下重手,要不然在场的没有一个可以活着走出去的。”

想起那些成名多年宗师的传说,胡瑶不禁打了个冷颤,要是真如爷爷所说,就是一百个自己也打不过那个小子。

“不过,竟然有这么年轻的武道宗师,这小子是怎么修炼的,仔细想想,那小子长的也蛮有味道的。”

黄冈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黄冈好的牛皮癣医院
黄冈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黄冈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黄冈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